玄幻故事
推理故事侦探故事玄幻故事探险故事
相关:
益智故事
当前位置:主页 > 传奇故事 > 玄幻故事 > 遥远的爱

现在回想起来,我和琼相处的这十天,真像一场奇妙的、逝去的梦。

首先,这是一场未来的梦。

琼送了很多储存着信息的晶体给我。这里记载了大量的图表和公式。它的内容不但涉及数学、物理、化学、天文学、地学、生物学等基础科学在概念上的重大突破,而且也有能源、计算机、空间科学、遥感、激光等应用技术方面的崭新的设想和发明。要全部掌握这笔财富,至少要花费一二代人的时间。而当我们一旦能利用这些知识时,人类的科学文明,就将进入一个新的时代。

为了便于我们以后的研究,琼将一些关键的图表公式在屏幕上显示出来,利用数学语言,向我进行一些解释和提示,就像一个成人向小孩讲解通俗的科学知识一样。她对于各个学科的内容了解得那样高深、全面,使我感到自己在基玛的高度文明面前,真是显得太无知了。

我好像是在琼的带领之下,纵身在科学的大海之中游泳,它的广阔无涯使我目眩心醉,不辨四方。它使我提前进入了未来,看到了人类文明的前景。

其次,这是一场过去的梦。

琼曾经将地球人类历史上一些重大史实的录象放映给我看。这不但使我目睹了近12000年以来地球人类历史发展的概况,而且使我附带解决了迄今地球上的科学家尚无法解释的古迹和传说之谜。

基玛是乘坐光子火箭来地球的,但是这种火箭只能停留在离地球10万千米以外的空间,因为如果它太靠近地球,它那威力强大的发动机中喷出的能量就会把地球上的生命毁灭殆荆基玛从火箭上改乘航天飞机降落到地面,他们最早的机场,是在南美秘鲁的纳斯卡高原上。当年为了导航的目的,曾经从太平洋海岸直达纳斯卡高原修建了长达数百千米的地面标志线,在机场上,还修有明亮的石块砌成的跑道。这些遗迹多年来一直使人困惑不解,现在我总算知道了它的来历。

基玛曾经在大西洋中的一块陆地上建筑了一座科学城作为他们的营地,这座城市的辉煌和壮丽使少数有机会参观过它的旧石器时代的原始人感到神奇莫测,因此在古希腊神话中保留了这段往事的痕迹,希腊哲学家柏拉图的着作中也提到过这种神秘的陆地。当基玛离去时,为了消灭他们的踪迹,就制造了一次人为的地震,使这块陆地陷入海中。在几十年以前,人们终于用仪器测出了这块大陆的存在,这就是有名的亚特兰提斯大陆,不过关于它那高度文明的遗迹的创造者和它突然陷落的原因,迄今为止人类还是不知道的。

在第四纪的更新世时期(约从300万年以前到12000年前),世界上很大一部分地区都为冰层所覆盖,但是到了12000年前,这些坚冰却突然融化了,产生的水竟使全世界的水位上升了200米,在各民族的神话中留下了洪水泛滥的传说。但是造成这种冰川融化的原因,科学家们一直找不到解释。现在才知道这仅仅是由于基玛离去时,光子火箭的尾部向着地球,它那炽热的温度使地球气温陡然上升而引起的。在这时每一艘光子火箭从地球上看去就像一个大太阳,无疑引起了原始人极大的惊惧。中国传说中古代有十个太阳,以后被英雄后羿射下九个,看来就是这样起源的。

以下我看到了人类文明史的全部过程。古代埃及的十万名奴隶在炎炎烈日下修建金字塔,巴比伦国王在神庙前宣读汉穆拉比法典,古印度孔雀王朝的阿育王在华氏城举行隆重的佛教庆典,中国秦代的数十万刑徒在皮鞭抽打下建造万里长城,还有罗马斯巴达克斯率领的奴隶起义军与克拉苏的大决战。我看到了十字军战士的铁蹄践踏着小亚细亚的平原,我也看到了成吉斯汗的骑兵饮马蓝色的多瑙河畔。我看到了海风吹拂着哥伦布探索新大陆的帆船,我还看到了革命的红旗在硝烟弥漫的巴士底狱的城楼上飘荡。时光风驰电掣地在我的眼前流过,多少叱咤风云的英雄,多少可歌可泣的事迹!

尽管历史上曾经有过那么多的鲜血,那么多的不幸,可是全人类终于克服了重重的艰难困苦,发展了今天的文明。作为一个地球上的普通的成员,我还是有理由感到自豪的。

第三,这是一场现实的梦。

和琼十天的朝夕相处,唤醒了我心中一种生疏的感情--爱情。我爱上她了,而且是疯狂地爱上了她。

每天早晨,当我起床以后,她的笑靥就像朝阳一样照亮了我的心。在工作时间,我的耳边不停地响着她那音乐似的话语,听着那些概括着科学结晶的词句从那美丽的小嘴中吐露出来,本身就是一种很大的享受。每日三餐,我们都在一块儿吃,由忠实的哈利伺候着。她亲自为我夹菜,劝我多吃一点,态度是那样娴雅,充满着体贴和柔情。

不过,尽管我的感情是如此的炽热,但是我却只能将它深深地藏在心底,不敢在琼的面前有丝毫流露,因为在我对琼的爱慕中,还夹杂有崇拜的成分,我们两人的条件是太不相称了。此外,我也不能忘记我的工作,我要利用在这里的机会,尽可能地为人类多学习一点东西。琼终究是一种智慧高超的生物,她的理智是不可动摇的,这12000年孤寂的生活,就是一个极好的证明。我不知道她是否有爱情,是否承认别人的爱情。要是我不恰当的表态惹恼了她,那我将永远不能原谅我自己。

但是我还是有一种感觉,有一种幻想,我觉得琼起码是不讨厌我的。自从我俩熟悉以后,她的脸上似乎没有消失过笑容。每天晚上她向我说晚安时总微微有一点依恋,而早晨看到我时脸上那种真诚的喜悦,往往使我心中怦然作跳。难道这仅仅是礼貌,仅仅是友谊吗?

神话般的环境,神话般的幸福,使我不像在现实中过日子,而是在一种虚无缥缈的幻境中生活,然而梦终究有醒转的时候,十天的时间不知不觉已经过去,我们别离的日子临近了。

根据计划,琼将派遣哈利驾驶潜艇在8月20日早晨8时将我送到海面,在那里母舰仍然在等待着我。她自己将在12小时以后,也就是晚上8时乘坐磁力飞船起飞。这座海底观察站和它附属的一切设备,就作为基玛的礼物送给地球人类了。

在我离开的头一天晚上,哈利为我们准备了一顿丰盛的晚餐,还有一瓶1720年法国酿造的葡萄酒。琼和我面对面地坐着,静静地用我们在一起的最后的晚餐。

尽管桌上的菜都是哈利根据世界有名的菜谱烹调出来的,它们的色、香、味都很考究;尽管法国名贵的陈酒香洌诱人,但是我看到坐在我面前的琼的可爱形象,想到我们离别在即,不禁食不下咽。琼今天也反常地沉默,闷闷地用叉子拨着盘子里的食物,基本上没有吃什么。

最后,我叹了一口气,放下刀叉。

琼抬起眼来看了我一下,低声说:你就要走了,多吃一点吧。

我摇摇头:吃不下。

琼还是那么低声:为什么?

我说:心里难受。

琼说:是我款待你不周到吗?

我说:不是。琼,恰恰相反,你她伸出一只手打断了我的话:默,请不要说些没有意义的话吧。

这句话使我激动了,我忘记了谨慎,站起身来走到她的面前,大声地说:你是一个比我们聪明得多的人,你懂得一切科学的知识,你观察了人类社会发展的全部过程,你也懂得历史。你什么都知道,可是你却不知道理解一个人的感情,因为可能你自己没有这种感情。我要告诉你,我爱你,爱你,爱你!这就是我痛苦的原因,你懂吗?

琼慢慢地抬起头来,等到我可以看清她的脸庞时,我发现她那双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痛苦和迷惘。她轻轻地,然而是清晰地说:我懂,因为我也爱你。

这出人意料之外的回答使我呆了片刻,然后我狂喜地呼喊了一声,在这一瞬间,我已经紧紧地把她拥抱在怀里了。

相关阅读

相关专题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www.gushitiandi.com 苏ICP备13012949号-5 兰海传奇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