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校园鬼故事长篇鬼故事真实鬼故事
相关:
益智故事
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白毛尸煞

此刻心脏剧烈的跳动着,我转头一看,不由一口凉气直接倒着吸入肺里,身后的墓壁上居然出现了一个白色的人影,使人恐惧的不光如此,白色人影居然还清晰的能看到扭曲不堪的五官,活脱脱一个白色幽灵的样子。

恐惧万分的我,把出手枪,对着墙上的白影就是两枪。

墙上的白影随着不知从哪里传出的一阵鬼笑后,便缓缓消失在墙上,留在墙上的只有两个深深的子弹孔。

这阵恐怖的鬼笑,将墓室里所有人内心最低防线全部击垮,就连向来冷静的此刻,此刻腿部也微微的在颤抖着,大家都拔出枪警惕的观察着四周。

对于僵尸、粽子、尸煞,这些看着到摸得着的东西我到还是能接受,对于这些无法解释的鬼魅灵异之物,我只能。。。。

白影至此之后便没再出现,难道它也怕枪,对于在墓里这些事,我真给不出个合理的解释。

看来还是趁早开棺取财,早点溜之大吉。我从包里拿出捆尸绳示意墩子准备下手开棺,墩子给手心里吐了口口水,搓了搓手便准备下手,商阳也将黑驴蹄子紧紧握在手中,其他三人都以拔出枪械,随时准备着对付棺材里突状况。

这捆尸绳可是用纯阳的柳树条编织成的,民间自有柳树条打鬼矮三截的说法,加上自古辟邪灵物朱砂的浸泡,可以说是件驱邪宝物,手中拿着它,心里稍微才有点酒壮怂人胆的感觉。

随着墩子手上撬杠猛的向下一压,棺盖被翘飞在地,棺材里一具身穿凤袍腐烂不堪的女尸,静静的躺在里面。棺材里久久没见动静,大家这才围了到了棺材边上。

墩子拿着撬杠,在棺材里粗手粗脚的翻动着这他娘的也太抠门了吧?棺材里连个屁都没有,难不成要让老子背着这个女尸卖到博物馆里去。

我指了指女尸的嘴部说道墩子还用我教你吗?

一般来说尸体在下葬前都会在嘴里放一颗珠子类的东西,这样堵住尸体的嘴部,体内的尸气就会散发的慢,尸体就能保存长期不腐,有的甚至连下面也堵住,这些东西一般都是些玉石,翡翠,玛瑙之类的。据说慈禧的嘴里就含着一颗举世珍宝,夜明珠。

墩子是个典型的爱钱不要命的人,此时也不知道害怕了,伸出右手便掐住女尸的腮帮两边,另一只手顶住女尸的喉咙强子看毛线啊,还不来帮忙。

看来墩子慢慢的也学到了不少,都知道用手顶住女尸喉咙了,生怕一个不小心珠子卡入喉咙里面,到时候可就得给女尸做个开刀手术了。

墩子使劲一掐,女子便张开了嘴巴,在手电光的照射下,嘴里一个核桃大小的红色透明球体,不停的闪闪发光,只看这些,就知道定是价值不菲的东西。

我两根指头呈剪刀状,迅速的在女尸嘴里夹出红色珠子。

墩子从我手里抢过珠子呀!这东西看样子就知道值老鼻子钱呢。

山本木向男也围了过来看着墩子手中的红色珠子道恩是很值钱,西域龙血石,这东西整个亚洲可能也就那几块。

墩子赶紧把石头塞进口袋道这再值钱也是我们拿到的噢,你可别惦记哦。

山本木向男一脸正经的说道墩子兄弟,别忘了咱们可是事先说好的,墓里找到的东西五五分成。

此时他们还在争执着,可谁也没有发现木棺里女尸的变化。

一股刺鼻的尸气直入我鼻,呛得我连连咳嗽几下,低头一看,棺材上方出现一团黑黑的煞气,心道不好,这恐怕要尸变,只顾着取女尸嘴里的珠子,却忘了珠子一但拿出,女尸嘴巴会大量的吸入人气,这样一来尸体最容易出现尸变了。

还没等我来的急出手,木棺了的女尸眼见突然张开,深深的眼窝里根本没有眼珠,样子极为瘆人。

王可爱吓得连连尖叫,拔出手中的枪对着棺材里疯狂的开枪,墩子也抡起撬杠向棺材里女尸的头部狠狠砸去,没等墩子砸中,女尸突然从棺材中跃起,直直的站在我面前,我们成扇形分布在女尸周围。

此时女尸浑身上下开始长出白色的尸毛,山本木向男大张着嘴巴,与他的队友,只是一味的对着女尸开枪。

他们全然不知,这可不是普通的僵尸,僵尸若张白毛便为,白毛尸煞,只要有一丝气在,她便会不停对身边的活物,发起致命的攻击,比起黑毛粽子攻击力可要强上数倍。

此时眼前的白毛尸煞双臂如同白熊一般,疯狂的挥舞着,嘴里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山本木的队员悄悄绕道白毛尸煞的身后,举起开山刀,试图想砍掉白毛尸煞头颅,可是还没等他靠近,白毛尸煞却突然一转身,一把抓住那队员的手臂,猛的一撕扯,那人的胳膊直接被撒了下来,顿时血溅满地,疼得捂住伤口在地上只打滚。

白毛尸煞伸出双臂,便向地上那名队员扑去,山本木西向男红着眼睛,疯狂的对着白毛尸煞疯狂地开火,子弹对于白毛尸煞来说,只是打掉一块腐烂掉得臭肉,根本伤不到性命。

此刻正是绝佳机会,我双手抓着捆尸绳两头,急步冲了过去高高跃起,用捆尸绳套住白毛尸煞脖子,猛的向后一拉,白毛尸煞对我这下没有事先防御,直接被我拉倒在地,来了个仰面朝天,商阳眼疾手快,趁此机会飞扑过来直接将手中的很驴蹄子塞入白毛尸煞大张的嘴巴里。

顿时白毛尸煞浑身抽搐,脚下不停在地上乱踢蹬着,我死死的拽紧捆尸绳勒住白毛尸煞的脖子大喊道墩子快烧点火烧了它,快啊。

墩子二话没说便从包里拿出医用酒精泼洒到白毛尸煞身上,发抖的手一连几次划断火柴也未能点燃。

随着墩子手中的火柴扔出,轰一下白毛尸煞顿时成了一个火人,疼痛的他在地上不停的翻滚着,并且发出凄惨瘆人的叫声,这叫声是我听过最可怕的声音。

我们几人站的远远的,看着这个大火团在地上疯狂地乱翻腾着,不一会白毛尸煞便成了一个焦木炭的干架子,空气中一阵阵烧鸡毛般难闻味道弥漫了整个大墓,墓室里烟雾缭绕,大家都捂着鼻子,空气中一阵阵烧鸡毛般难闻味道。

此刻大家才松了一口气,但是眼前出现了一个大问题,此刻那个被白毛尸煞撕掉胳膊的队员,还在地上疼痛的翻滚着,我们又没有足够的医用品,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失血过多而死吧。

山本木向男红着眼睛坐在地上将他搂入怀里,摸着他队员的头部道坚持住,坚持住。

鲜血还在不停的往外流着,王可爱帮他包住的伤口的纱布,此刻已经被鲜血全部染红了,此刻还不停的向外滴着鲜血。

我在包里翻找着,希望能找到什么有用的药物,但是找来找去,除了一些食物、钳子、工兵铲、万能胶、等一些装备外再也没有其他东西。

此时关系一个人性命的时刻,我拿出万能胶,做了一个医学史上前所未有的事。

山本先生,按住他。我拿着万能胶,对山本木向男说道。

山本木向男楞楞的看着我点了点头。赵先生你。。。。

没等山本木向男把话说完,我就已经撒开了包住伤口的纱布,将一瓶万能胶水倒在伤口上,拿了一片新纱布猛的往下一按,那名队员疼得叫声相当凄惨,额头上的水珠如同雨水般的往下落着。

没过片刻,鲜血便被止住了,那名队员背靠着墙壁,大口的做着深呼吸,看样子十分虚弱,大家只能呆在这里稍做休息。

此刻我一直注视着眼前的这口黑色木棺,心里毛躁的思考着。

相关阅读

上一篇:女鬼索命

相关专题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www.gushitiandi.com 苏ICP备13012949号-5 兰海传奇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