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校园鬼故事长篇鬼故事真实鬼故事
相关:
益智故事
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女鬼索命

门口的敲门声,使我的心里一颤。谁啊,谁在门外我战战赫赫的说道。门口传来老板娘的声音小老弟,没事吧,我是来拿钥匙的。我心想这时千万不能让老板娘进来啊,如果老板娘看到地上的尸体,肯定会报警,到时我们就算有八张嘴也说不清楚啊。我便说老板娘,等下我换身衣服,钥匙我马上给你送到楼下去。门外应了声噢知道啦,那你快点了门外脚步声越来越远,看来老板娘已经下楼去了。我跟墩子意思都一样,此地绝对不能久留。正当我要开门时,身后的墩子却让我等一等,然后把二狗怀里的布包打开一看,包里一个生满铜锈发绿铜质的酒壶,打眼一看古气十足,一看就是件古董,墩子还没等我看清楚就把铜壶包了起来,拉着我便离开了小旅社。

离开小旅社我与墩子又在王可爱介绍下,住进了一家环境还不错的宾馆。送走王可爱后,我与墩子赶紧将房门关上。把布包放在床上打开,便研究起这件铜质酒壶。酒壶呈三足鼎立之式,壶身刻有鲤鱼越水之图。铜壶看样子像是汉代前的东西,但我也不敢妄下结论,因为汉代前青铜是作为制造日常用具的主要材料,所以有会有大量的青铜陪葬品,汉代以后由于铁和瓷器的产生青铜的成本就显得很高,就越来越少了,但并不是没有,比如说唐代著名的海兽葡萄镜,以及历代都有的青铜造像,香炉,酒壶。等等,所以不能单凭是件铜器就轻下结论。

研究到了深夜,也未能弄明白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年代的。墩子半夜又喊肚子饿,喊我出去与他一起吃夜宵。外边下着小雨,加上我又有点感冒便不想出去,我让他给我带点吃的回来。墩子走后整个房间就剩下我一个人,我便躺在床上继续研究着这件铜器。正在我仔细的研究铜壶上的鱼水花纹时,房间里的灯突然闪了一闪灭了。整个房间漆黑一片,只有房间里玻璃镜反射着路灯微弱的灯光。雨越下越大,墩子还没见回来。一个人呆在房里还真有点心慌。外面被风吹得左右摇摆的树枝,透过路灯树影映在了房里一晃一晃的。我打着打火机试图在房子里找根蜡烛,突然窗户被一阵大风吹开,窗帘、床单被吹得全部飘了起来,桌子上的报纸飞的满屋都是。我赶紧过去关上窗户,关好窗户突然脑子一麻,刚才镜子里的是什么。我慢慢的回头恐慌的看向身后的镜子,镜子里什么也没有啊?难道我眼花,走到镜子面前摸了摸,是一面很普通的镜子啊,可能刚才树影吧,哎又是自己吓自己。捡起地上乱七八糟的报纸后,我又躺在了床上,很明显心脏的跳动明显快了很多,这不管是粽子僵尸咱也见过不少,但这些东西都是实实在在的,看的着摸的到的。最怕那些有的没的东西了。躺在床上我脑里总是浮现出,二狗死时的样子,心里老范疑惑,二狗究竟是怎么死的啊?正在我百思不得其解之时,门外传来几声轻轻的敲门声。我传上拖鞋下床像门口走去,心想墩子这龟儿子总算回来了,他娘的今天还撞起斯文了,敲个门斗这么温柔。开门后,门外黑漆漆一片,整个楼道没有一个人啊。难道我幻听了?我楞楞的站在门外,旁边楼梯又传来清晰脚步声,心里还正在想这次不会还是幻听吧。从楼梯下走来一位服务员样子的女孩先生不好意思,今天大风刮断了我们宾馆的电线,我们正在联系维修人员,这里有两根蜡烛请您先用着。我接过蜡烛后便问女孩刚才是你敲我的门吗?女孩摇了摇头说没有啊,我刚从楼下上来,怎么有人敲你门吗我挥了挥手说算了,没事可能我听错了女孩子礼貌的向我问完晚安后便向楼下走去。

关好门后,我把蜡烛放在桌上点燃,屋里感觉稍微有了点亮堂了,倒了杯水后,我端着水杯坐在了床边上。房间内的蜡烛忽亮忽暗,火光左右摇摆,看样子都快灭了的样子。这窗子也关好了,哪里跑风啊。我刚要准备去关窗子,窗子却再次自己打开,大风吹灭了蜡烛,漆黑的屋子里又一阵飞沙走石,吹得人都睁不开眼,揉了揉眼睛,艰难地将眼睛睁开。我的心脏差点炸开,面前的镜子里出现了一个披头散发,脸色苍白的女人。长长的舌头耷拉在下巴下方,两颗翻白的眼珠死死的在盯着我。我想跑但是双腿已经软瘫,根本不听我使唤,镜子里的女子慢慢的抬起双手,做着想要掐死我的姿势,我心里一急将手中的水杯扔向镜子,镜子被我这么一砸裂出像蜘蛛网一样的裂痕。镜子里的女人被一道道裂痕分成了若干份,像一块大拼图一样。我被吓得原地站在了镜子面前,镜子上的裂痕慢慢的扩大,玻璃碎片与碎片摩擦所发出,咯吱咯吱刺心的声音,使人心如刀割。突然从镜子的裂缝里伸出那女人的一只手,那手死死的掐住我的脖子,我试图用双手拉扯着镜子里伸出的胳膊,想扯开那女人的手。可镜子里的女人一只手的力气足超过一个成年男子数倍。使我无法摆脱,正在我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时,突然发现左手弯一阵阵发热抬手一看,怎么会事!手腕上的木之神符正在发出微微的弱光。木之神符不是驱鬼辟邪之灵物吗?我举起左手,就把木之神符压在从镜子里伸出的胳膊上,木之神符刚碰到镜子里伸出的胳膊时,胳膊猛然一缩,退回了镜子里面。镜子里的女人一声凄惨的叫声后,便消失不见。我坐在地上看着面前镜子,镜子除了斑斑裂纹之外再无它物,房间里恢复了起初的平静。窗口吹近来的风好像也小了很多。屋顶的灯泡在闪了几下后又亮了起来。灯刚亮门口又传来了敲门声,只是这次敲门的力气明显大了很多。

本作者QQ252669713推荐帅哥高留波百度即可搜索到

相关阅读

上一篇:尸王

相关专题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www.gushitiandi.com 苏ICP备13012949号-5 兰海传奇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