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校园鬼故事长篇鬼故事真实鬼故事
相关:
益智故事
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铜棺里的我

随着铜管上最后一块树胶的掉落,整个铜盖与棺身处呈现出一条足以塞进指头的缝隙,由于棺盖非常重,我们几次试图用军刀撬,也没能撬的动,棺盖是没能撬的起,大家反倒累得筋疲力尽。

这会不会和下面那层石棺一样?也是推的。墩子喘着粗气道

不可能!我思考着刚才我们用力撬时,虽说没能撬的起来,但是还是有点动静的,这就说明棺盖是盖上去的。

嗯,强子说的有道理。商阳应道但是这缝隙处只能伸进几根指头,单凭几个手指的力气想要抬起棺盖几乎是不可能的。

要是能多来几个人,那么抬起这个棺盖不就轻松多了。墩子一脸失望的说道

这不废话么,我们其中又没孙猴子那本事的人,拔几个猴毛一吹就能吹出几个小猴子来。我思考着,现在目前的我们面对的困难处境是,第一铜棺上缝隙太小,大家没办法下手。第二没有足够的力气抬的起棺盖。

强子咱们头上能看到月亮吗?墩子看我一直看着屋顶,便满脸疑惑的问道

嘘!别说话!王可爱向墩子做出不许出声的手势他在或许在想办法呢。

看着屋顶上几根粗大的木质屋梁,我不由脑子一亮,我们完全可以借助这个木梁啊,商阳!把绳子拿出来。

那道绳子后,我从下面扔上去绳子刚好绕过木梁,悬挂在空中,墩子根本不知道我的想法一把抱住我道哥们!咱别啊!不就是打不开这铜棺么,咱大不了不开了,你可不能想不开啊!

我去!你丫赶紧能滚多远滚多远听了墩子的话,我气得脸都发绿了老子是那种动不动就要上吊的人吗?

这么简单的原理,是个人都能看出来,可墩子愣是把用来吊起棺盖的绳子,看成我要上吊的绳子,真是搞不懂这货脑子里是什么原料组成的。

首先我们拿出另一条绳子,割开四根长短一样的,然后分别绑在棺盖上的四个淑图铜像上,然后用挂在房梁上绳子的一头将这四根绳子绑在一起,然后我们四个人像拔河似的拿住绳子另一头,在墩子嘴里的口号上大家一起用力,一声清脆的声响后,棺盖直接升了起来,我赶紧招呼墩子快点将棺盖掀到一边,我们三人死死的拽住绳子,墩子快速跑过去将棺盖掀向棺身一旁,随着大家手上一松,轰隆!

伴着一声巨大的声响,地面荡起一阵呛人的灰尘,大家掩着鼻子正要靠近铜棺,突然铜棺前的墩子大叫一声强!强!强子!腿上一软直接坐在了地上。

听到墩子叫声不对,我们赶紧掏出身上的家伙事,准备应付可能发生的任何紧急情况,我手中紧紧握着黑驴蹄子,慢慢的向铜棺靠近,看着到一脸泛白嘴里支支吾吾连话都说不明白的墩子,自己的心脏都开始剧烈的跳动了起来,墩子就算再胆小,但是好歹也跟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大大小小墓穴也没少去过,社么粽子、尸煞、狐怪、猫妖都见的多的去了,究竟什么东西才能将他吓成这样子,我心里越想越没底。

当我走到铜棺面前向里一看,整个人从脚后跟到头顶骨都是麻的,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别说心里承受力在高,可是眼前的一幕即使我绞尽脑汁也不会想的到,铜棺里躺着一名男尸,皮肤根本没有半点腐烂的迹象,尸体就是像睡着一般,最让人接受不了得是。。。这铜棺里的尸体居然和我拥有一模一样的面孔,如果换上同样的衣服,我估计连我亲娘都分不清楚。

强!。。。强。。。哥。。。。这。。这个人怎么跟你一个摸样啊?王可爱根本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商阳被铜棺里的这具尸体也惊吓的说不出话来。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世界上真有这么巧的事吗?俩个人可以相像,但是这样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并且跨越几十个世纪,是我根本无法相信的,我满脑子都是各种各样的想象,穿越、轮回、印象死亡、等等一些扯淡的名词全部涌入脑中。

看着棺材里的自己我愣在了那里,我们四人围在棺材前没人再说一句话。过了许久商阳突然低声说道他脖子上的是什么东西?

我这才挪开一直盯着死尸面部的眼睛,向脖子部位一看,我心里不由一喜,死尸脖子上,一条黑色的绳子挂着一个不知是什么材料制成的红色挂牌,面向上面的这面雕刻着类似火焰般的图腾,中间写着一些我看不懂得文字。虽说我不知道写些什么,但我可以肯定得是,这个肯定是我们苦苦寻找的火之神符,它的大小、形状、还有上面的文字,几乎都与其他的神符一模一样这个!就是我们要找的火之神符。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听到这死尸脖子上挂的就是火之神符,墩子蹑手蹑脚的慢慢将手伸进铜棺里,想要摘下死尸脖子上的神符,却被商阳一把抓住胳膊别那么冒冒失失,小心有危险。

刚才我只顾着火之神符,完全将安全扔在了脑后,尸体能再几千年没有任何腐化,肯定灵魂未能离身,《葬经》中有解释,逝者入土,七日三魂出体,百日七魄散尽,三载肉身腐化,得以轮回。这些都是说明人死后走的正常路线,然而铜棺里的尸体千年未腐,足以说明此尸绝非一个正常的尸体。

大家多加小心,这个尸体不一般。我提醒道

嗯!却是不一般,这明显是你亲戚么。墩子畏畏缩缩的说道

去你娘的,老子没跟你开玩笑,尸体千年不腐,不是什么好事。我郑重其事的跟墩子说道

墩子看我没在跟他说笑,枪上压上了子弹,紧紧握在手中一个尸身没腐烂的肉粽子,要不是你是我强哥的表亲,我先打给你来上十几个透明窟窿再说后事。

听着墩子拿我开涮,我真想把他压到在地,枪毙上十几分钟也解不了我心中的气,滚犊子!你狗日的,就是这球样,刚才还吓得脚脖子发软,这会你给老子玩生龙活虎啊。

我正跟墩子斗嘴之时,王可爱突然用一种相当怪异的声调,低声说道强。。强。。强子哥,你看!

回头向铜棺里一看,我操!不好!

相关阅读

上一篇:神秘的死亡

相关专题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www.gushitiandi.com 苏ICP备13012949号-5 兰海传奇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