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校园鬼故事长篇鬼故事真实鬼故事
相关:
益智故事
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童男童女

打量了这两个黑色木棺后,我便看出了其中的端倪,这些缠绕着棺材的树藤是用柳树条编成的,而棺材上的黑色染料是,至少活了五十岁的老母狗血。这两样东西都是辟邪利器,墓室原本是就是阴邪之地,这给棺材上又是捆柳树条,又是摸狗血的,这样的做法可能只有两点,一是下葬之时就出现了尸变,为了镇压住棺材内的阴物才固然这样做的,第二就是苗疆术中最损人不利己的做法,用着些辟邪之术永久的锁住逝者的灵魂使其永世不得超生。

这里算是一座国王墓穴,一些下葬之时就尸变、和一些死因不明的尸身是不能进入的,怕坏了墓穴的风水。那么以此推断,第二种的苗疆术的可能性比较大点了。

这棺材被捆成这样,必有蹊跷,咱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直接上顶层看看了。商阳看着黑木棺道

反正也不差这点时间,开棺看看,被这样的方式下葬,这人得犯多大的事啊。好奇害死猫,我的好奇之心,是永远不能被其他因素所能干扰的,说不定火之神符就在这两棺材的其中一个呢。

报着宁可错啥一千绝不放过一个心态,我拿出军刀割着捆着木棺上柳树条,军刀固然很锋利,但是这种柳条在编制前被狗血浸泡过相当结实。我割起来相当费力,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割断了一根。

我和墩子割着柳条,商阳负责观察周围的变化,王可爱则手拿蜡烛替我们打着亮。不知不觉,我们没一人发现王可爱爱手中的蜡烛火焰,慢慢的变成了绿色的火焰。墓室里渐渐的昏暗了下来,我跟墩子只管这割柳条,全然不知周围的情况,突然蜡烛一闪,差点熄灭,得亏王可爱眼睛手快,用手护住蜡烛。紧接着一阵哇哇!哇哇!的小孩啼哭声,回荡在整个墓室,哭声一长一断,一粗一细,很容易分出是两个小孩的哭声,不知道是这哭声有问题,还是我内心善良的问题,心里不由的有种酸滋滋的味道,小孩的哭声越来越大,哭的是那样的撕心裂肺,哭的是那样的伤心难过。

这。。。这。。这两小鬼怎么又跟上来了。墩子呼吸明显开始有些不均匀了。

强。。强子哥你听。。。这俩娃娃哭的得多伤心啊。处于母性本能的散发,原本害怕浑身都发软的王可爱,此时同情之心却超过了恐惧之心。

我屏住呼吸,仔细的听着周围阵阵响起的哭声,惊奇的发现,原来声音的来源是这两口木棺,或有有些害怕,蹲在地上的我连连向后退了几步小鬼就在里我指着木棺说道

墩子挽起袖筒,手里微微颤抖着握着军刀狗。。。狗日的,原来躲在这里,看你墩子爷爷这下不割了你这小屁孩的小牛牛,叫你刚才吓我。

我心里一琢磨,想通了这些道理,在古时很多暴君,在自己的坟冢里都喜欢陪葬上童男童女,为自己纳冥福。除了为自己纳冥福之外,还有一种原因,为了自己墓穴不被倒盗墓贼骚扰,他们将童男童女的灵魂,利用某些茅山邪道之术,永久封锁在墓穴里,为自己守坟护墓,这样做的原因很简单,古人一直认为小鬼是百鬼之中最难缠的,一旦被缠上不死也别想安静。

想到刚才骚扰我们的那两个光着屁股的小孩,年龄顶多也就五岁左右,虽说他们频频对我们发出骚扰,但实质上并没有对我们造成多大伤害,看来真是两个单纯无知的孩子。想到这点,面对古代的君王的残暴恨的有些牙痒痒操他娘的这个暴君,等会我上去非抽了他的筋不行。

仇恨的力量是伟大的,心里有了恨,手上的劲也就大了很多,军刀般孩子的啼哭声,将捆在藤条上柳条一个接一个的割断,没几分钟捆在木棺上的柳条便全被割开,随着藤条的全部掉落,原本那阵使人不由心酸的孩子啼哭声也瞬间停止了,此时不知为什么害怕或许对于恐慌、害怕已经麻木了,心里只想着赶紧看看棺材里那那可怜的小孩。

随着我们几人一起用了,直接将大铁钉死死钉住的棺盖,硬生生的拔了起来。棺材里躺的正是刚才用骚扰我们的那个小男孩,小男孩的面容干枯的相当严重,但依旧能够看出死时那狰狞的表情,整个身严重的脱水已经成为一具干尸,活像一堆柴火杆子摆放在棺材里。看到这么小的孩子,正是衣食无忧之年,无邪的童年就这样被一个残暴的君王所扼杀。站在木棺前,我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随着另一口木棺的打开,刚才那个同样骚扰我们的小女孩也呈现在我们面前,依旧是萎缩严重的面孔,狰狞的嘴脸,足以说明她们死时是多么的痛苦,干枯的如同树枝的身体,看的心里如同五味瓶打翻,真不是一番滋味。虽说木棺上的柳条已被我们割断,但是两具小尸体依旧躺在摸着黑狗血的木棺里。

墩子来搭把手,咱把这俩小孩抬出来。我便带着手套便说道,带手套并不是对死者的不尊敬,尸体存放百年,甚至千年,尸身上会散发出一种尸油,如果直接接触皮肤的话,会出现一种黑色斑迹,虽说不能要了人名,但是这黑斑处只要每逢阴雨天就会奇痒难忍,中医西医里对于这种病的治疗至今仍是盲区。

我才不抬呢,刚才就他一弹弓给我手打的,现在还疼呢,老子手疼没力气。墩子这小心眼,跟这俩小鬼还记上了仇。

墩子哥!你平日里不是最善良的么,咱这宰相肚里能撑船,你跟俩小屁孩置啥气,咱不能因为生气就磨灭了自己内心的善良么。王可爱给墩子高帽子一带,说的墩子内心那个小美丽啊,掏出手套就往手上带,嘴上还乐呵呵道还是王妹子了解我,咱嘴上就是这么一说,其实哥们我内心善良着呢。

听他这么一说,我真想呼自己一大耳巴子,直接将耳朵给打聋了去,墩子这样说明显是强奸我耳朵呢么,你丫小心点别把尸体弄坏了。

两具尸体被我俩抬到墙角后,王可爱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了两具小尸体的身上,然后双手合拢心里默默的为两个小鬼头做这祈祷,一切忙完之后,大家准备向着最后一层出发,可就在我们准备起身之时,惊奇的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原本两具尸体狰狞的面孔,此时却都嘴角上翘,虽说面部严重萎缩,但是依旧能分辨的出他们在笑,是那种天真的笑,无邪的笑。

随着脚下吱吱作响的楼梯声,我们踏入了这座古塔的最后一层。

相关阅读

上一篇:尸蛆盅

相关专题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www.gushitiandi.com 苏ICP备13012949号-5 兰海传奇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