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校园鬼故事长篇鬼故事真实鬼故事
相关:
益智故事
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鬼梯(中)

墩子听到我的声音后,也觉得不对你啥时跑我前面去了,我杂没看到。

我也不知道啊,我一直顺着梯子向前走的,跟本就没看到你。我应道

看样子这里真有不干净的东西在纠缠着我们,四周依旧是望不到边的黑,此时害怕是根本解决不了问题的,自己愣是压这自己已经六神无主的恐慌心情,使劲在自己脸上拍了几下,保持让自己清晰的思维。凡是鬼魅、恶魂缠人,他们不能对人的身体造成直接伤害,他们惯用的伎俩就是迷人七窍,干扰人正常脑电波、使人出现、视觉幻觉、嗅觉幻觉、还有对声音的幻觉、当然也包括味觉的变化,向昨天晚上,那么恶心的东西被吃下,我们居然全然不知。看样子这座古城,到处都是不干净的东西,搞不好像国外某国出现的幽灵船一样,连古城都是个巨大的幽灵。

现目前为止,按照正常推理,我的速度应该比墩子要快,墩子又在原地等我了那么久,我将他甩在了身后应该符合常理,说明我的听觉并没有什么问题,而一路过来并没有看到墩子,说明我的眼睛出现了某种幻觉,很可能我与他擦肩而过,但是被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蒙蔽了双眼跟没能看到他,按此推理如果我一直顺着声音去找,肯定能找到墩子。

墩子从现在开始,你从一开始数数字,别停!一直到我找到你为止!我向着身后的墩子喊道

噢!我知道了。应了声后,也没管我的用意,便开始数着一、二、三、

按照墩子的声音方位,我按原路返回,顺着楼梯摸着黑向下走去,拐了几个弯后,声音越来越近,好像就几步之遥,突然声音停止了,我刚要问墩子怎回事,突然一阵急促的呼吸声传入了我的耳朵,我屏住呼吸仔细的倾听着周围的变动,在没有确定是否是墩子时,我不能先暴露了自己,外衣再是,粽子、尸煞之类的恶物,我这不成了羊入虎口了!

砰砰!砰砰!自己的心跳声是那么的清晰,除了那使人丢魂的呼吸声外,整个楼梯上死一般的安静,我试探性顺着声音方向抹去,根本没有摸到任何东西,但呼吸声就像在我耳边一样,恐慌之意顿时席卷全身,掏出脖子挂的木之神符,紧紧握在手中,心里默念着菩萨保佑,菩萨保佑!看来我们遇到的这个东西道行不浅!。

想赶紧逃开,可脚却不听使唤,心想反正是死是活就这一下了,阎王今天要收我,谁留不得我过今晚。掏出口袋后的火柴,我心里做着重重猜测,一旦火柴点燃,我会看到的是,满脸鲜血的死尸,还是吐着长舌的冤鬼,或者是飘忽不定的幽灵。。。伴随着越来越强烈的心跳,我闭着眼睛划着了火柴。

火苗忽忽的就烧了起来,我慢慢整开眼睛,眼前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牛鬼蛇神,我已经是踏在悬浮在漆黑空间的木梯上,尽然没发现什么有威胁的东西,我便轻声问道墩子,你在哪啊?

强子,我这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听着墩子的声音好象很近很近,几乎就在耳边一样。

我刚才好象也遇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他就在我身边,我都能听到他的呼吸。我向墩子说道

啊?刚才我也隐约听到了呼吸声,所以才没敢吭声,这给我吓得一身冷汗啊?墩子说完,我越听越觉得奇怪,这分明就是在我耳边说话呢么,但是为什么我找不到他人呢。

正在我思考之时突然听到了商阳的声音强子!墩子!你们在哪啊?

听到商阳的声音后,我更是大脑一阵发麻,我的思维完全被现在所发生的一切事打乱,商阳的叫声居然是从我前面传过来的,在我记忆中我是跟在墩子后面的,而商阳应该在我身后,可他怎么会跑的我前面去呢。

商阳,你怎么会再我前面呢?我战战赫赫的问道

我也不知啊,我跟王可爱一起,我俩感觉你们上了梯子后有些异常,按道理你们到了上层就会给我应声,可久久没有听到你们的声音,我俩便一起上了楼梯,但是这楼梯好像跟本走不到头,为了尽快找到你,我们脚下便加快了速度。知道刚才听到你和墩子的声音。紧接着也听到了王可爱的问候声强子哥,你们还好吧。

报了声平安后,我心里开始琢磨我们现在遇到的究竟是什么情况,听声音墩子就在我跟前,甚至可以说就在我耳朵边,但是我却摸不到他,按道理说鬼魅迷惑,他迷糊我们眼睛,迷惑我们的'心眼'但是再厉害的鬼魅也改变不了人类实质的触感。我伸手前后摸过,并没有发现墩子,说明墩子根本就没跟我在一个空间,就像镜子一样,镜子里的我们永远跟我们做着同样的姿势,说着同样的话,思维意识什么都是一个样,但是镜子里的那个我们,或许是真实的,而现在的我们或许活在虚拟的镜子里,而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便认为它是虚身,但是镜子另一头的那个我们在面对镜子之时,同样也会认为我们才是虚身。

那么如果在某种外界因素的干扰下,就有可能导致,我们进入第二个世界,而镜子里那个虚有的我们便成了实身,而现有的实身便会成为虚身,这样的现象称之为空间交叉,或许我们误撞了启动这个空间交替的机关,然后才出现了这样的情况,我与墩子是一前一后踏上的楼梯,所以在时间上就有了不同点,不同的时间或许成为了这次我们闯入这个阵法的主要原因,商阳与王珂爱同时踏上楼梯,在时间上他们有了共同点,所以他们才一直没有走散。

依照想到以上的那些问题来分析,那么这个世界上,不光有第二时间,可能所谓的第三世界,都可能存在。正所谓人又三魂,世有三界。可能说的便是这些吧。想到了这些,我便冷静了下来,毕竟不是鬼魅玩弄,只是某种机关,阵法罢了,凡是机关阵法,必定他又他的虚位,世界上没来就没有一点瑕疵都没的事物,在精密的机关的或许一个小小的部件出问题都可能导致整个机关无法运转,在厉害的阵法,必然也有一个小小的破阵之术将其摧毁。

依此推理,墩子就在我身边,而跟我在一个空间的这个墩子便是所谓的虚身,所以我看不到他,那么第二空间的墩子必须在镜子的帮助下,才成呈现的出来,可是我一个大老爷出门带什么镜子啊,至于驱邪所用的阴阳镜,在沙漠中那次沙暴中,早不知了踪影,我突然想到自己手腕的手表也是玻璃的,虽然不能像镜子那样照的那么清晰,但是最起码看出个人的大致轮廓还是没问题的。

划燃火柴后我一手拿手表,一手拿火柴,身体慢慢的转着圈,突然手表里好像有一个黑影闪过,但是火柴烧到了根部就灭了,找对了方位后,我又点燃了火柴,这次手表里倒影出一个黑乎乎的身影,臃肿的身体架着一个圆圆的大脑袋,我一看就认错这是墩子,看到墩子的身影之后,我才叹了一口气,看样子我猜测的**不离十,虽然眼前这个问题解决了,但是一个新的问题又出现了,就算是空间扭曲所致,可是这条走不完的楼梯又使我陷入了几乎死光所有脑细胞的苦思中。

。。

相关阅读

上一篇:鬼梯(下)

相关专题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www.gushitiandi.com 苏ICP备13012949号-5 兰海传奇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