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校园鬼故事长篇鬼故事真实鬼故事
相关:
益智故事
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再上落魂山

玉蝴蝶听到项寒易死了,心仿佛纠结了一下,有点痛,心痛,连玉蝴蝶自己都想不到自己的心会痛,还是为了一个刚见面不到两次的男人。她想不通。

玉姑娘,现在后悔了?刘墉笑道,眼神中透漏这一丝诡异。

笑话,我会后悔,刘大人,你也太会开玩笑了吧,我只是在担心万一项寒易没死,那就麻烦了。玉蝴蝶虽然心在痛,但是嘴上不肯示弱的回道。

那就好,我还真怕玉姑娘对那项寒易动情,那到时候就麻烦了。刘墉说道。

玉蝴蝶闻言,玉脸冰洁,嘴中冷哼一声,没有接话。

刘墉见状,没有丝毫的生气,因为他现在的心里也不好受,他实在想不到那项寒易居然有此魅力,居然让人拥有一丝的不忍。

刘墉稳定下情绪后,说道:既然玉姑娘没有对那项寒易动情,那我们就干正事吧。

正事?什么正事?玉蝴蝶回过头来问道,眼眶有点红红的。

刘墉知道玉蝴蝶对那项寒易动情了,但是他并没有当面点破,只是说道:玉蝴蝶难道忘了,鬼阴凶穴了吗?鬼阴凶穴其实并不是它的本名,它的本名为鬼婴凶穴,一个缔造鬼婴的凶穴。

鬼婴?玉蝴蝶不由得吓了一跳,她只知道鬼阴凶穴中可以重新凝结世间的三生石,但她从未听过有鬼婴,她不由得呆住了。

不错,鬼婴凶穴这才是它的真正名字,三生石只不过是鬼婴凶穴的一个阵眼而已。刘墉解释道。

玉蝴蝶闻言,浑身一震,阵眼,虽然它不是很明白风水布局,但是她一听到阵眼二字,就知道那三生石对鬼阴凶穴的重要性。随即玉脸紧绷,冷冷地说道:刘大人,不会是反悔了吧?你该不会告诉我三生石从此消失了?

玉姑娘,你多虑了,虽然三生石是阵眼,但只是在布局形成之时,一旦凶穴形成,而那三生石随着布局消亡,一旦鬼婴成型,那三生石也会伴着鬼婴重新形成,这就是为什么三生石永远不会消失的秘密。刘墉解释道。

希望你说的是真的,否则我会让你会万劫不复。玉蝴蝶威胁道。

这个玉姑娘放心,就算给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刘墉邪笑道:不过,现在玉姑娘是否可以和我一起前往落魂山啊?

现在去落魂山?你疯了啊?项寒易刚死,我们就去了落魂山,就算你是朝廷命官,难道你不怕别人怀疑你是凶手?玉蝴蝶说道。

这样,不是很好啊,玉蝴蝶就不用担心朝廷会抓到你这个真正的凶手了。刘墉调侃道。

刘大人!本姑娘没有心情和开玩笑。玉蝴蝶微怒道。

好了,好了,不说了,放心吧,我早已经部署好了,昨天晚上我就命人前往落魂山了。刘墉说道。

昨晚?你不怕事情暴露?玉蝴蝶说道。

玉姑娘放心,最近嘉荫村出了这么多命案,我派手下前往嘉荫村没有丝毫不妥啊。刘墉说道。

可是,你怎么让你手下前去落魂山呢?玉蝴蝶实在想不到一个好的理由让刘墉的手下前往落魂山。

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刘墉笑而不语。

别卖关子了,快说。玉蝴蝶有点不耐的说道。

因为你。

我?

不错,昨天晚上你将他们引上落魂山的。刘墉说道。

玉蝴蝶呆了下,但马上明白了,她不由的气得银牙紧咬,这个刘墉太可恨了,居然在利用她,她狠狠地说道:刘墉,算你狠。

玉姑娘又何必动气呢?玉姑娘如此好的身手,我那些没用的手下如何能追的上你啊,只不过他们在落魂山的瞎逛而已。刘墉解释道。

玉蝴蝶闻言才好一点。

好了,玉姑娘,不用生气了,我来你这之前,我就收到了手下发现项寒易身体的消息了,我们赶快过去吧。鬼阴凶穴刚成,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们。如果玉姑娘还想得到三生石的话,那就快点动身吧。刘墉催促道。

玉蝴蝶虽然心中很不情愿被刘墉牵着走,但是事关三生石,她还是整理了下衣衫,站了起来。

刘墉见状,微笑不语,随即带头走了出去。

此时,天空灰蒙蒙的,也许今天是清明节的缘故吧,路上的行人都是一副伤痛的样子,往日的欢声笑语不再了,所谓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不过刘墉想起一句诗,亲人或余悲,他人亦已歌,他不由得苦笑一下,清明节时节,大概没有一个人还笑的出来吧。

此时,凤翔县的衙役早已经在衙门门口等待了,此时见到刘墉过来,连忙跟上。

师爷八匹胡紧走了几步,来到刘墉身边,凑近说道:刘大人,项寒易,不,项大人在我们凤翔县离奇死亡,朝廷查下来,恐怕有点麻烦啊。

刘墉知道八匹胡在担心什么,毕竟那项寒易现在身份不一般了,如果是以前他只不过是个穷秀才,就算死了也没有人会关注,但是现在,他可是堂堂的朝廷钦差大臣,现在项寒易离奇死亡,难保朝廷不会怪罪下来。

刘墉也是重重地叹了口气,他也没有办法,鬼阴凶穴要形成,项寒易必须要死,早知道今日,当初项寒易报名科举的时候,就应该将他刷下来,但是现在一切都晚了。

八匹胡见刘墉不说话,也就识趣的不再询问了,作为一个师爷,就要有察言观色的本领,八匹胡这点就做的很好。

一路上,谁都没有开口说话,气氛有点凝重,每个人心中都是各怀鬼胎。

落魂山,清明节的落魂山还是一样的冷清,并没有因为节日的缘故有人前来祭拜。

刘墉叹了口气,有点无奈,因为鬼阴凶穴的缘故,没有人敢再来落魂山了。

刘墉看下冷清的落魂山,随即带头走了上去。

刘大人,您看,那是什么?忽然一名衙役惊慌的喊道。

众人闻言,连忙向着衙役指的方面望去。

就在落魂山的山腰中,一件衙役的衣衫迎风飘展,在光秃秃的落魂山是那么的显眼。

忽然一股不详的预感涌上刘墉的心头,刘墉连忙加快了步伐。

等大家到了山腰,顿时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

四五个衙役躺在山腰之中,本来合身的衣服此时显得有些肥大了。这几名衙役就是刘墉昨晚派来的,没想到。。。。

这时,一名衙役上前掀开了地上一名衙役的衣衫,轻飘飘的,没有一丝重量。

空的?大家顿时全身一阵凉意袭过。

每个衙役都只剩下一具骷髅,白花花的骷髅显得那么的刺眼。

不好。刘墉再也顾不得隐藏自己的身手了,顿时一阵风似的向欧阳若水的坟前飘去。

怎么会这样?刘墉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前所见。

相关阅读

上一篇:弃婴

相关专题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www.gushitiandi.com 苏ICP备13012949号-5 兰海传奇网络 版权所有